娱乐至死变成娱乐致死,悲剧背后该反思什么?

/2019-11-28/娱乐 悲剧 背后
原标题:娱乐至死变成娱乐致死,悲剧背后该反思什么?高以翔曾心跳停止3分钟,经过十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,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。后经纪公司证实,高以翔抢救无效去世,... ...

原标题:娱乐至死变成娱乐致死,悲剧背后该反思什么?

高以翔曾心跳停止3分钟,经过十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,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。后经纪公司证实,高以翔抢救无效去世,年仅35岁。(中国新闻网)

高以翔的突然离世,在微博上引起强烈反响,一瞬间“追我吧节目难度”、“高以翔去世”“再也遇不到王沥川”等相关话题占据热搜榜前列。人们惋惜一条生命的猝然结束,争相指责追问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的相关责任,然而这一切,在一条鲜活年轻的生命终结面前显得苍白无力。当我们频频诟病娱乐至死真的转化为现实的“娱乐致死”,鱼龙混杂以收视率为王的综艺节目,是否该停下来认真反思?相关部门是否需要真的拿出一些有力措施整治娱乐乱象、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悲剧?

高以翔的猝然离世看死是场意外,但纵观当下我们的各类综艺节目,为了冲高收视率,一味制造所谓的冲突和看点,以高强度、高危险、高难度的挑战为节目亮点,通过嘉宾明星挑战看似不可能的项目,产生冲突,博取眼球的现象,实质上悲剧的发生是早已注定的结果。这种极端考验体力、“魄力”、极限力,逆人体生理规律的节目内容设置,本身就带有极大的安全隐患。应验了多米诺骨牌效应,无视那些微小隐患,最后必将是一场颠覆性的惩戒。

据了解《追我吧》节目自我标榜为“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”,嘉宾们在限定区域内展开追逐,跨越障碍,甚至“飞檐走壁”。深夜长达数个小时的录制,甚至是通宵录制节目,节目强度非常大,嘉宾不仅要快速地奔跑,还得通过人为设置的重重障碍。如此节目设置,是否在考虑娱乐、冲突之时,把安全防护、应急预案等工作做到前、做到位了?类似现象并非个例,2013年浙江卫视的《中国星跳跃》节目,释小龙工作团队的一名成员在录制节目时死亡;去年3月,歌手张杰在录制浙江卫视的综艺时,因游戏设置不合理而导致张杰缺氧晕倒……

在赢得收视率的同时,电视人一旦抱着侥幸的心理,忽视悲剧发生的机率,那么巨大的代价必将是参与者与电视人一同承担。我们暂且不去考究网友曝出的,高以翔在跑步项目中喊“我不行了”之后倒地,节目组没有给予及时救助是否属实,对于浙江卫视相关人员后续的追责问责也是未知,但仅就事故发生根源而言,笔者想强调的是,不论是浙江卫视还是其他媒体,都应以此为戒,举一反三,深思和整顿,加强对于节目安全性的考虑与预防。而相关监管部门加大审查审核力度,严查各类娱乐至上、一味追求收视率、内容设置不合理的娱乐节目,严厉追责问责问题媒体,用制度与约束规范娱乐市场秩序,让娱乐带来真正滋养身心的愉悦,尤为必要!

(张晓琴)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许昌资讯网_体育资讯直播_热点资讯_最近热点资讯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