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接棒」时代温度,纯网娱乐内容更懂年轻人

原标题:「接棒」时代温度,纯网娱乐内容更懂年轻人一大批年轻人作为参与者,展现着属于这一代人的独有符号,将自己身上带有的“时代的温度”带给观众去感受。另一方面,作... ...

原标题:「接棒」时代温度,纯网娱乐内容更懂年轻人

一大批年轻人作为参与者,展现着属于这一代人的独有符号,将自己身上带有的“时代的温度”带给观众去感受。另一方面,作为纯网娱乐内容的制作和宣发主体,视频平台方们在感受到了这种时代温度的同时,也在有意识地去创造更多贴近年轻人的内容,更多带有“时代温度”的内容。

作者 | 周亚波

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,爱奇艺自制综艺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在9月28日最终收官。这部外界看来相对“低调”、不像是以往观察类综艺风格的节目,依然收获了相当好的效果。截止28日,骨朵数据全网热度达到了63.43,排名综艺榜第五,网综榜第三,多次霸榜微博综艺热播榜TOP1。

超出预期的数据表现,除却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关键词在国庆节点的热搜加持,其节目本身所呈现的内容和表现形式,也同样存在着探讨的空间。

在官方的定义中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属于一档“中国新青年创造力观察节目”。形式上它又属于观察类综艺,用棚内观察聊天形式,每期邀约不同的嘉宾,与主持人一起在演播室内共同观看中国年轻人制作的创意短片,并讨论70年来社会方方面面的变化和令人骄傲的成就,以此“向祖国献礼”。

在刻板印象中,“献礼”与“娱乐”尤其是“纯网娱乐”存在着矛盾,从受众群像往下推,“年轻人不会喜欢”往往容易成为逻辑链条顺推下的武断结论。然而,在节目内容的呈现和社交网络的真实评论中,我们能够比刻板印象更多地接近当下年轻人的真实状态。

若假定95后、00后的“Z时代”人群为“年轻人”,管中窥豹,不仅是网综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或者说不局限性此类综艺,当下众多剧集和综艺为主的纯网娱乐中,年轻人的价值主张与时代风貌也在时刻被展示。一大批年轻人作为参与者,展现着属于这一代人的独有符号,将自己身上带有的“时代的温度”带给观众去感受。

另一方面,作为纯网娱乐内容的制作和宣发主体,视频平台方们在感受到了这种时代温度的同时,也在有意识地去创造更多贴近年轻人的内容,更多带有“时代温度”的内容。在用剧集、综艺等内容吸引年轻人的同时,又向他们传递正向价值观、青年文化、潮流文化,在潜移默化中影响、引领年轻人,引发情感共鸣。

在这种上下呼应当中,视频平台既可以通过针对性的市场行为达成商业目标,也能够在与年轻人的不断沟通中,通过正向价值观的输出和对社会议题的探讨,完成两者的共同进步。

01 | 平台“递棒”

对于常常被成为“互联网一代”的“Z世代”,纯网内容所扮演的角色,既是呈现他们精神状态的一个窗口,也可以成为丰富、塑造这一代人精神状态的来源。一方面,年轻人们散发着时代的温度;另一方面,平台也在制造温度。在这种语境下,主流视频平台便需要把控好方向,统筹好资源,为与时代共进而努力。

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就曾表示:“未来,爱奇艺将继续以年轻用户喜好为出发点,以正能量文化价值观为核心,建造以提升青年文化为主的大众娱乐王国。”通过近年来所呈现的内容来看,爱奇艺的确在有意识的通过内容的制作和传播,为年轻群体提供更好的内容和娱乐体验,培养他们正确的价值观,多元化的审美,与年轻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。

而“纯网娱乐”得以被赋予如此重任,本身就是时代的产物。从无到有,从乱战时代到三大巨头,再到爱奇艺率先突破1亿付费会员大关,这一量级的数据已经表明,在迅速的发展下,纯网内容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都在进一步增强,在1亿会员中,“Z世代”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,并且仍在持续增多。爱奇艺付费研究院截至2019年一季度研究数据显示,目前爱奇艺会员年龄结构中,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最高。

在这种背景下,平台如若变被动为主动,主动用好话语权和影响力,一方面,用一部部综艺、剧集,在吸引年轻用户观看和喜爱的同时,向他们传递正向价值观、青年文化、潮流文化,在潜移默化中影响、引领年轻人,在年轻群体中引发情感共鸣。另一方cs电竞竞猜面,通过自身平台的特点,打造出差异化的内容,构建起独特的生态,便可以再为自身的纯网内容打上独有标签,成为吸引用户、保持用户黏性的方法论。

在说唱、街舞等由平台打造而成的青年潮流文化,我们可以看出其在各个平台的布局中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。爱奇艺的《中国新说唱》是这类节目的代表,爱奇艺正式借着“新说唱”的热度,在布局虚拟偶像时,找到了属于自身的着力点,通过推出区分以往“日式歌姬”的“国内首个虚拟偶像厂牌”Rich Boom,加深了对“音乐+潮流文化”的垂直领域探索,强化了自身的标签。

而传统文化的传承方面,视频平台也在各个方面起到了影响乃至引导年轻人的作用。刚刚收官的网综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在节目中对传统文化有着非常频繁的诠释,不仅通过展现传统文化在年轻一代的呈现状态而展现时代风貌,也通过传播强化了它的意义所在。早前收官的热播剧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也引发了相当多的对唐文化的讨论,而诸如《国风美少年》这样以文化内容为垂直细分的综艺,也通过自身的影响力传播了知识、影响了潜在用户。

在任何一个时代,“年轻人”都是最具备活力、最能体现时代精神的载体,在时代温度的接力棒中,“互联网一代”受“纯网娱乐”影响空前,这也同样赋予了视频平台时代的使命,在不断的探索中,视频平台与这一代人共同握起接力棒,在相互影响、相互赋予、相互成就中构建起了时代温度。

02 | 时代温度

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第二期创意短片《面人郎3.0》中登场的郎佳子彧,是“面人郎”的第三代传承人。他不仅把这项传统手艺的传承当做了自己的使命,也强调着要“捏出新时代的想法和观念”,譬如将新时代的潮流元素融入其中。技艺变化的背后是匠人精神的不变,这种代际的传承方式,就很明显地有着时代独有的温度。

毕竟在大部分人眼中,95后的郎佳子彧玩篮球、热爱说唱,但同时又考取北京大学研究生攻读艺术,无偿坚持着一门文化遗产的继承与发扬,这样的多面性似乎并不符合人们对“Z世代”的刻板印象。

“Z世代”是来自欧美的流行用语,指出生于1995年-2010年的一代人。众多的调查报告赋予了他们足够多的标签,2018年12月,QuestMobile发布的《Z世代洞察报告》指出,受互联网文化影响,“Z世代”是习惯于“懒经济”生活方式的一代,是热衷追求“宅文化”、精神与物质享受两不误的一代,也是爱学习也爱享乐、喜欢分享的一代,他们的社交普遍以自己的兴趣为驱动。

从科技的时间线上看,将“Z世代”单独划分成一代人,也刚好是因为,这一代人算得上是第一代受网络文化沉浸式影响、受纯网内容教育的一代。

而MEC/Wavemaker发布的《中国Z世代研究报告》指出:Z世代在成长的过程中,所处的家庭氛围、相处模式、以及教育模式,更加的平等有爱,强调真正意义上的综合发展。这一代人认为父母尊重他们的选择,自己天生就是有决定权的。83%认为自己拥有做决定的权利,有"选我所爱"的自由。在兴趣选择上,这也是最为多元的一代。因而,这一代人也是至今“最不需要叛逆”的一代。

在接受媒体专访的时候,有记者问郎佳子彧“你认为当今社会的年轻人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”,这个问题显然有一定的引导性。但是这位95后、同样也是面人郎第三代传人不假思索地回答: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好了。如今时代的进步和发展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,所以既然我们都认为国家在发展、时代在进步,足以说明当下的年轻人是一群怎样的人。“懒经济”和“宅文化”只是生活便捷度提升的外在表现,并非表象上理解的怠惰,他们有追求、有热爱、有奉献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节目里,盘尼西林的鼓手杨宇昊(小羊)出生于1999年,主唱小乐在School看到他打鼓后将他挖到了乐队。当记者问小羊,主唱小乐的暴脾气会不会给乐队带来负面影响时,小羊几乎是秒回“不会”。这一非常干脆的回答并不是客套,而是这一代人典型的性格特征。他们坚持自己认为需要坚持的,热爱自己所热爱的,同样也尊重他人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。

富有同理心,看似“与世无争”的这一代人,却又不是放弃争斗,只是这种争斗,不断内化为自我突破。嘴上将“丧”挂在嘴边,但对生活的热爱程度却并没有降低。对他们来说,相对优渥的条件决定了,失败的代价并没有年长的几代人那么大,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更愿意尝试新的东西,更愿意分享,更具备冒险精神。从而,在这种相对纯净的自我突破中,在自发的兴趣点上躬耕,这一代人表现得更加耀眼。

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2019的舞台上就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杨和苏、刘炫廷、Capper等年轻人,不仅在说唱领域展现了自己的水平,更用令人眼前一亮的精神状态,刷新了人们对“Rapper”的认知。

杨和苏在拿下总冠军的那个夜晚,戴着鸭舌帽上台唱着《命不由天》。在早先的采访中,杨和苏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:为什么又回来参赛?他的回答从不掩饰,他说自己很羡慕,羡慕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。

“不是因为他们挣得多,是他们去传播的东西有人听,他们有话语权,他们能去做很多改变周围人的事,影响很多年轻人、包括外国人对中文说唱的看法,去传播有我们自己文化内涵的说唱。这是我羡慕的地方。”

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“Z世代”获取内容、更新观念的速度指数级增长。热门剧集如《小欢喜》、《少年派》中的“年轻人”角色,就早已摆脱了以往描述成长的剧集中年轻人脸谱化的叛逆。而在专业化的垂直领域,我们也可以通过《乐队的夏天》、《中国新说唱》2019等节目为窗口,看到新一代人在特定领域的努力成果。

这是纯网内容抢占话语权的时代,更是年轻人尽情绽放、与世界对话的时代。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许昌资讯网_体育资讯直播_热点资讯_最近热点资讯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